首页 » 文化 » 正文 »

朱光潜:人类为什么总感受到痛苦?

2019-11-08 20:44:24 10:28 来源:互联网 
人类比其他物类痛苦,就因为人类把自己看得比其他物类重要。这无非是因为人们希望造物主宰待他们自己应该比草木虫鱼特别优厚。你如果问我,人们生活在这变幻无常的世相中究竟为着什么?你如果向我埋怨天公说,人生是

这封信是朱光潜从海外寄来的,发表在我们的同事杂志上。这封信没有指定可信任的名称。只要它年轻,它就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夏丏尊

朋友:

我写了很多信,没有认真讨论过生活问题。这部分是因为这个问题被谈论得太多,部分是因为我认为它不如普通人重要。在这最后一封信中,我提出这个过度讨论的话题不是为了说一个伟大的真理,而是为了对我对生活的一贯态度发表一个随意的评论。

我有两种看待生活的方式。在第一种方法中,我把自己放在前台,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和事开玩笑。在第二种方法中,我把自己放在后台,看着别人装腔作势。

当我站在前台时,我把自己看成是别人,不仅仅是别人,还包括鸟、动物、昆虫、鱼和其他东西。人类比其他物种遭受更多痛苦,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比其他物种更重要。人类中的一些人比其他人遭受更多的痛苦,因为这群人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重要。例如,穿衣吃饭有多简单,但这已经成为这个世界上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有些人想赔钱,让自己变胖。让我们以生与死为例。这有多简单?不可估量的人和不可估量的事物都出生和死亡了。一只虫子被轮子压死了,或者一朵花被一阵风吹倒了。虫子和花都不值得关心或留恋,但在人类出生、衰老和死亡之后,必须加上一句苦涩的话。这仅仅是因为人们希望造物的主人会比植物、昆虫和鱼更好地对待自己。

正因为如此,我把自己当成了植物虫鱼的朋友。植被昆虫鱼在风和露水中如此活跃,在炎热的夏天和寒冷的冬天仍然如此活跃。正如庄子所说,他们“被诱导出生,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生”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切。“它们有时暴跳如雷,欣欣向荣,有时含元敛翼,冉彦蛰处,一路复制自然。他们从不关心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从不调查生活是为了什么,也从不抱怨上帝对他们如此冷漠,以至于他们会被人类屠杀和虐待。在他们看来,生活本身就是方法,生活本身就是目的。

从草、树、昆虫和鱼的生活中,我获得了一种经验。我不寻求生活以外的生活方式,也不寻求生活以外的目标。我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少了,或者有时我很幸运,有时我被灾难入侵和强迫。我认为这不会伤害天地之和。如果你问我,人们应该怎样生活?我说,按照自然赋予的自然生活,就像植物、昆虫和鱼一样。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人们生活在这个多变的世界里?我说,生活是为了生活,没有其他目的。如果你把上帝归咎于我,生活是多么悲惨啊!我说过,人生来不是为了享受幸福,所以这并不奇怪。

这不是颓废的人生观。如果你说我的话是颓废的,我请你去春天百花盛开的花园,看蝴蝶飞舞,听鸟儿歌唱,然后回到十字路口,仔细看看人们的脸。你认为谁活泼,谁颓废?冬天下雪时,请看看白雪皑皑的松树、站在冰上的海鸥和在水中游泳的鱼,然后再回头看看苦难发生时被称为“万物之灵”。你认为谁更能忍受痛苦?

我把人比作动物,有些人可能认为这是异端邪说。事实上,引用“经典”和赞美孔孟为我的观点辩护并不难。孔子称之为“知生”,孟子称之为“至善”,庄子称之为“物的和谐”,宋儒称之为“宽仁大公爵,物的顺应”,古希腊玄关哲学学派,我可以引申成经典和义的文本,成为我的护身符。然而,我认为这没有必要。虽然我不认为自己比别人更重要,但我不认为自己不如别人能干。如果我的理由是一个理由,我就不需要去对抗圣贤的威望。

这些是我对前台生活的态度。但是我通常喜欢站在后台看生活。许多人认为生活只有善与恶,所以他们的态度不是怀旧就是厌恶。当我站在后台时,我对人和事一视同仁。我看到Xi石、嫫母、秦桧和岳飞,就像我看到椋鸟、鹦鹉、甘草和黄连一样。我看到建筑工人在盖房子,就像我看到鸟儿在喜鹊里筑巢,蚂蚁在打洞一样。我看到战争就像看到斗鸡一样。我看到爱情就像看到雄性蜻蜓追逐雌性蜻蜓一样。因此,对与错,善与恶,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我只是觉得看这些人和事物很有趣,比如图片和小说。

这些有趣的人和事之间自然有所不同。有些很有趣,因为它们有很强的喜剧成分。有些很有趣,因为它们有深刻的悲剧元素。

我有时看生活喜剧。前天,我遇到了一个小外交官。他的下巴光秃秃的,但是和人说话时,他经常像胡须一样用拇指和食指绕着下巴旋转。他们说这是官方的。我看到它比看幽默的画更有趣。许多年前,一位同事经常生气地对人们说:“如果我是女人,我会收到至少一英尺厚的求婚!”碰巧他不是女人,这已经是一部喜剧了;此外,他又麻又丑。即使他是个幸运的女人,他也不会有求婚的麻烦。然而,他很自满。这是喜剧。这一事件和英国作家戈德史密斯的轶事一样有趣。他曾经和几个女人在荷兰的一座桥上散步。当他看到桥上所有的人都注意到和他一起走的女人,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时,他板着脸生气地说:“哼,其他地方的人都这样看着我!”我每天都看到这样的事情。当我闲暇和孤独的时候,我会从记忆中回忆起这样的小事件,并思考它们。我认为它们比抽烟喝茶更美味。老实说,如果没有曹雪芹笔下的刘奶奶,没有吴景子笔下的燕龚升,没有莫里哀笔下的达尔多夫和阿尔巴贡,生活就不值得回忆。我感谢刘姥姥和燕龚升的一流身材,甚至比感谢钱塘潮和匡路瀑布还要感谢。

其次,生活的悲剧对我来说尤其令人激动。许多人因为生活的悲剧而对世界感到悲观,但我认为生活是有价值的,因为它的悲剧。我几年前在《沉默的美丽》中曾经解释过这个道理,现在引一段话来说: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最完美的,因为它是最不完美的。从表面上看,这还不是很清楚。但这是有道理的。如果世界是完美的,人类的生活——比这更好——就是不朽的生活。更糟糕的是猪的生活,单调乏味,因为如果一切都美好,就没有希望发生,也没有必要努力奋斗。生活中最重要的是来自活动的感觉和成功的喜悦。世界是完美的,我们怎样才能尝到创造成功的满足感?世界快乐的原因在于它的缺陷、希望的机会和想象的领域。换句话说,如果世界有缺陷,可能性很高。

李士岑先生在《总论》第三卷第三期发表的《缺陷论》中也非常清楚地阐明了这一点。悲剧也是生活中的一种缺陷。就像洪涛的巨浪,让人们在平凡中看到尊严,在黑暗中看到辉煌。如果荆轲真的蛰了秦始皇,林黛玉真的嫁给了贾宝玉,那只能以一种普通的方式结束。怎么能说几千年后人们会感叹赞美呢?像李太白一样才华横溢,他坚持用笔墨逗弄江淹,写了一首像《伤寒荆州书》一样庸俗无味的《反仇恨颂》。生茂山评论《琵琶记》,说他打算做十种“补天补石”的传说,把古今几个悲剧都变成了圆满的结局。他没有实施它们。这终于是一种祝福。人生应该有悲剧,然后才算生活。你更喜欢把它注销。如果你不把它注销,它就会被注销。生活甚至更无聊。因此,无论我站在前台还是后台,我都冷冷地对待失败、罪恶和责备,热情地赞美。

我的朋友,我感谢你花宝贵的时间阅读我的十二封信。如果你不累,我将来可能会经常和你聊天。现在让我说一会儿再见。

你的朋友孟实

朱光潜的《美好生活,别担心:致青年的十二封信》

编辑:李天祁

山东群英会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快三投注 杏彩

上一篇:光大证券:政策破局指望“紧信用 松货币 宽财政”的组合
下一篇:支付宝放大招:2万亿余额宝“姊妹篇”来了 吸引力有多大?